孝穆皇后

(孝穆皇后—明孝宗朱祐樘生母纪淑妃)

人物简介:

孝穆皇后(15世纪?-1475年),纪姓,名不详。中国明朝时期皇族女性,出身贺县。为明宪宗朱见深妃。在瑶族民间传说中,因瑶话纪李不分,又称李唐妹。

孝穆皇后相关

国籍
明朝
民族
蛮族
出生地
贺县
逝世日期
成化十一年(1475年)六月
职业
明宪宗朱见深妃
封号
女史
追封
淑妃
上谥号
恭恪庄僖
夫君
明宪宗朱见深
儿子
明孝宗朱祐樘
谥号
孝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纯皇后
坟墓
茂陵
兄弟
纪父贵、纪祖旺
特点
警敏通文字

早年生涯

纪氏本为蛮族土官之女,成化年间,宪宗征讨蛮族,纪氏故乡被毁,与其他女子一同被俘虏后入了宫廷。由于纪氏警敏通文字,且长得美丽机敏,因而成为负责管理内藏的女史。时万贵妃专宠,又善妒,对于后宫有孕的女子都加以迫害。宪宗偶到内藏,与纪女史谈话,喜爱纪氏的才华因而临幸之。事后纪氏发现自己怀孕,恐慌不已,服用堕胎药,但未成功。

万贵妃知道纪氏有妊后,非常愤怒,命宫女前去究治。宫女怜悯纪女史,于是向万贵妃谎报纪女史得了一种肚涨的病痞,而非有娠。万贵妃相信了,就将纪氏打发到西内安乐堂居住。之后,于成化六年(1470年)七月生下皇三子朱祐樘。纪氏大惧,要守门宦官张敏把婴儿抱出去溺死。张敏说:“皇上还没有儿子,为什么要放弃?”于是把婴儿藏于他室,瞒着万贵妃用粉饵饴蜜哺之。朱祐樘直至五六岁,还不敢剪胎发。当时吴废后废居西内,离安乐堂很近,知道这件事,往来哺养,宪宗一直不知道。 

灭顶之灾

柏贤妃生下皇二子朱祐极,却被万贵妃所害而亡,追谥为悼恭太子。悼恭太子死后,后宫久无子女降生,朝中上下都皆以为忧。成化十一年(1475年)的一天,宪宗召张敏栉发,对镜子叹气:“我老了,还没有儿子。”张敏伏地说道:“臣死罪,万岁已经有了儿子。”宪宗愕然,问哪里有?张敏说:“我说了之后就会死,皇上得为小皇子做主。”太监怀恩也说道:“张敏说的是事实。皇子潜养西内,今已六岁,一直隐匿消息不敢传出去而已。”宪宗大喜,马上去西内,遣使者去接皇子。使者来到,纪氏抱着儿子泣道:“你去吧,我恐怕是活不了了。你见到一个身穿黄袍面上有须的人,他就是你的父亲。”

小皇子穿着小绯袍,乘小舆,拥至阶下,胎发披地,扑进宪宗怀里。宪宗把他抱置膝盖上,抚视久之,悲喜泣下:“真是我的儿子,这么像我。”命令怀恩赴内阁向诸臣宣告这件事。群臣皆喜。明日,群臣恭贺,颁诏天下。命纪氏移居西六宫永寿宫,数度召见。万贵妃得知后,日夜怨泣:“群小绐我!”同年六月,纪妃暴薨。有人说是万贵妃迫害致死的,有人说是自缢。宪宗下诏追封淑妃,上谥曰恭恪庄僖。张敏得知纪妃死后,甚为惧怕,遂吞金而死。 

身后

小皇子立为皇太子后,时宪宗生母周太后住在仁寿宫,亲自将皇太子带在身边抚养。一天,万贵妃召太子去她的宫里用餐,周太后教太子:“去吧,但是不要吃她的东西。”太子到了贵妃的宫里,万贵妃赐食物,太子说:“已经饱了。 ”万贵妃又命人进羹,太子反问:“这羹里有毒吗?”万贵妃大为恚怒:“小小年纪就这样,日后一定对我不利。”因而气怒攻心,成疾而亡。 

太子即位后,为明孝宗,追尊生母为孝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纯皇后,迁葬茂陵,别祀奉慈殿 。

孝宗怀念生母,遣太监蔡用寻访生母族人,发现生母的兄弟纪父贵和纪祖旺。孝宗大喜,改纪父贵为纪贵,授锦衣卫指挥同知,纪祖旺为纪旺,授锦衣卫指挥佥事。赐予第宅、金帛、庄田、奴婢,不计其数。追赠太后父亲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母为夫人。其曾祖、祖父亦如此。遣修太后先茔之在贺者,置守坟户,复其家。 

起初纪氏在宫中的时候,只知自己是贺县人,姓纪,因为年幼离开家里,不知族人。结果出现诸多冒名取利的“兄弟”。孝宗数度寻求纪氏族人皆无。最后无奈,只好依照明太祖马皇后的例子,遥尊封纪氏父亲为光禄大夫柱国、庆元伯,谥曰端僖,纪氏母为庆元伯夫人,立庙于桂林府,有司岁时祀祭。 

嘉靖十五年(1536年)迁主陵殿,去除纪氏谥号中的“纯”字,终谥孝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皇后

史书记载

明史卷一百十三 列传第一

孝穆纪太后,孝宗生母也,贺县人。本蛮土官女。成化中征蛮,俘入掖庭,授女史,警敏通文字,命守内藏。时万贵妃专宠而妒,后宫有娠者皆治使堕。柏贤妃生悼恭太子,亦为所害。帝偶行内藏,应对称旨,悦,幸之,遂有身。万贵妃知而恚甚,令婢钩治之。婢谬报曰病痞。乃谪居安乐堂。久之,生孝宗,使门监张敏溺焉。敏惊曰:“上未有子,奈何弃之。”稍哺粉饵饴蜜,藏之他室,贵妃日伺无所得。至五六岁,未敢剪胎发。时吴后废居西内,近安乐堂,密知其事,往来哺养,帝不知也。
帝自悼恭太子薨后,久无嗣,中外皆以为忧。成化十一年,帝召张敏栉发,照镜叹曰:“老将至而无子。”敏伏地曰:“死罪,万岁已有子也。”帝愕然,问安在。对曰:“奴言即死,万岁当为皇子主。”于是太监怀恩顿首曰:“敏言是。皇子潜养西内,今已六岁矣,匿不敢闻。”帝大喜,即日幸西内,遣使往迎皇子。使至,妃抱皇子泣曰:“儿去,吾不得生。儿见黄袍有须者,即儿父也。”衣以小绯袍,乘小舆,拥至阶下,发披地,走投帝怀。帝置之膝,抚视久之,悲喜泣下曰:“我子也,类我。”使怀恩赴内阁具道其故。群臣皆大喜。明日,入贺,颁诏天下。移妃居永寿宫,数召见。万贵妃日夜怨泣曰:“群小绐我。”其年六月,妃暴薨。或曰贵妃致之死,或曰自缢也。谥恭恪庄僖淑妃。敏惧,亦吞金死。敏,同安人。
孝宗既立为皇太子,时孝肃皇太后居仁寿宫,语帝曰:“以儿付我。”太子遂居仁寿。一日,贵妃召太子食,孝肃谓太子曰:“儿去,无食也。”太子至,贵妃赐食,曰:“已饱。”进羹,曰:“疑有毒。”贵妃大恚曰:“是儿数岁即如是,他日鱼肉我矣。”因恚而成疾。孝宗即位,追谥淑妃为孝穆慈慧恭恪庄僖崇天承圣纯皇后,迁葬茂陵,别祀奉慈殿。帝悲念太后,特遣太监蔡用求太后家,得纪父贵、纪祖旺兄弟以闻。帝大喜,诏改父贵为贵,授锦衣卫指挥同知;祖旺为旺,授锦衣卫指挥佥事。赐予第宅、金帛、庄田、奴婢,不可胜计。追赠太后父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母为夫人。其曾祖、祖父亦如之。遣修太后先茔之在贺者,置守坟户,复其家。
先是,太后在宫中,尝自言家贺县,姓纪,幼不能知亲族也。太监郭镛闻而识之。太监陆恺者,亦广西人,故姓李,蛮中纪、李同音,因妄称太后兄,令人访其族人诣京师。恺女兄夫韦父成者出冒之,有司待以戚畹,名所居里曰迎恩里。贵、旺曰:“韦犹冒李,况我实李氏。”因诈为宗系上有司,有司莫辨也。二人既骤贵,父成亦诣阙争辨。帝命郭镛按之。镛逐父成,犹令驰驿归。及帝使治后先茔,蛮中李姓者数辈,皆称太后家,自言于使者。使者还,奏贵、旺不实。复遣给事中孙珪、御史滕祐间行连、贺间,微服入瑶、僮中访之,尽得其状,归奏。帝谪罚镛等有差,戍贵、旺边海。自此帝数求太后家,竟不得。
弘治三年,礼部尚书耿裕奏曰:“粤西当大征之后,兵燹饥荒,人民奔窜,岁月悠远,踪迹难明。昔孝慈高皇后与高皇帝同起艰难,化家为国,徐王亲高皇后父,当后之身,寻求家族,尚不克获,然后立庙宿州,春秋祭祀。今纪太后幼离西粤,入侍先帝,连、贺非徐、宿中原之地,嫔宫无母后正位之年,陛下访寻虽切,安从得其实哉!臣愚谓可仿徐王故事,定拟太后父母封号,立祠桂林致祭。”帝曰:“孝穆皇太后早弃朕躬,每一思念,惄焉如割。初谓宗亲尚可旁求,宁受百欺,冀获一是。卿等谓岁久无从物色,请加封立庙,以慰圣母之灵。皇祖既有故事,朕心虽不忍,又奚敢违。”于是封后父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庆元伯,谥端僖,后母伯夫人,立庙桂林府,有司岁时祀。大学士尹直撰哀册有云:“睹汉家尧母之门,增宋室仁宗之恸。”帝燕闲念诵,辄欷歔流涕也。

点击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历史名人

皇帝列表

历史朝代